英國前首相托尼·布萊爾6月23日承認,當年推翻薩達姆對今天的伊拉克局勢有一定影響。
  布萊爾說,鑒於基地組織蠱惑的“聖戰”分子逼近巴格達,目前爭辯當年的伊戰與當前的伊拉克混亂局勢毫無關聯是“荒謬的”。而在布萊爾作出此番表態一周前,他還堅稱不該把伊拉克局勢歸咎於美國領導的伊戰,敘利亞問題才是伊亂局的根源。
  布萊爾23日在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撰文稱:“當然,2014年的伊拉克局勢部分留有11年前伊戰的烙印。”不過他依然堅持認為,伊拉克危機的主因是西方國家未能阻止的敘利亞內戰。“伊拉克遜尼派極端武裝‘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’(ISIS)和其他基地組織類型的組織,早在4年前在伊拉克就已被美國、英國和遜尼派部隊打得一敗塗地,從此萎靡不振。而由於西方未能阻止敘利亞內戰,使得這些組織死灰復燃。”布萊爾說。
  布萊爾還表示,今天世界面臨的最基本的挑戰,是遍佈世界的伊斯蘭極端分子,並稱更多穆斯林不希望與獨裁者和恐怖分子沾邊,應當支持他們生活在民主制度下。
  布萊爾說,今天最大的擔心是從敘利亞回來的“聖戰”分子,他呼籲如果美國在伊拉克採取軍事行動,英國應予以支持,因為“制止這些聖戰分子是英國的利益所在”。“他們準備和我們作戰,如果不阻止他們,這不可避免會發生。”布萊爾說。
  不過,布萊爾讓英國卷入伊戰的決定遭到英國輿論的猛烈批評。1997年至2003年擔任英國駐美大使的克裡斯多夫·邁耶說,伊戰或許是當前伊拉克宗派暴力的罪魁禍首。“伊拉克的災難有許多原因。但10年前時任美國總統喬治·布什和英國首相托尼·布萊爾不計後果發動的伊拉克戰爭,或許是最重要的一個。禁止薩達姆的復興黨成員出任高官和解散伊拉克軍隊的決定,是最嚴重的錯誤,現在ISIS叛軍的領袖就是伊拉克前軍人。我們正在收穫我們2003年種下的苦果。這並非馬後炮,在伊戰前夕,我們就知道,推翻在伊拉克執政24年之久的薩達姆將嚴重動搖伊拉克的穩定。”邁耶說。邁耶還表示,雖然薩達姆很邪惡,但他限制了宗派暴力。布什和布萊爾的顧問和高官也曾反覆警告謹慎決策。“但現在我們都知道,直到最後一刻我們也沒做什麼,而且已經做的只是讓事情變得更糟糕。”
(原標題:布萊爾承認推翻薩達姆對伊危機有責任)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七分褲

ot57otut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